欢迎来到山东衡正源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衡正源内刊 所在位置:首页> > 法律学堂 > 衡正源内刊 >

购物卡的法律性质

发布时间:2015-01-27 15:16:42    发布者:admin

 袁秋彬
一、引言
随着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市场经济的逐步建立、完善,商品交易日益活跃。居民的消费结构从生存型的温饱消费,逐步向发展型、享受型的消费发展。仅仅依靠现金作为支付的唯一手段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商家、消费者的需要,近些年来,加油卡、一卡通、洗车卡、美容卡、商场自行发行的消费卡等购物卡如雨后春笋,大量出现。在使用这些购物卡的过程中,消费者和商家产生了诸多纠纷。购物卡的法律性质如何定性,直接涉及到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力度。
二、基本案情
原告高树军
被告中国石化山东临沂石油分公司
原告诉称,其于2009年9月通过正常买卖获取了被告向社会公开发行的加油卡5张。原告购买加油卡时经被告加油网点当场查询核实,确认金额与加油卡所显示的金额相符。原告获取加油卡后,在最初几天,到被告处及被告的联网加油站加油、消费,加油卡均能正常使用。但是至2009年10月1日后,原告持加油卡进行消费加油时,却无法使用。经调查了解,系被告违法将原告所持有的卡锁了,致使原告手中所持有的卡无法使用。经原告多次与被告反映、协商,被告拒不将加油卡解开,该卡至今无法使用。被告的行为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违背了“中石化加油卡章程”向社会公众所做的承诺,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为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原告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的规定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继续履行加油义务,解除5张加油卡密码,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加油卡号码附后),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答辩称,1、要求将朱士亮追加为本案第三人。2、原告所诉的加油卡是由公安机关查封的,被告只是起到协助执行的义务。3、被告认为和原告未发生合同关系,原告应将发生合同关系的卖方作为本案被告,原告起诉被告是错误的。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起诉。
三、审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高树军多次以卡值八折以上价格从朱士亮手中购买被告向社会公开发行的加油卡并正常消费。2009年9月,原告再次从朱士亮手中购买加油卡5张,在被告及被告的联网加油站加油、消费,加油卡均能正常使用。2009年9月30日,被告向临沭县公安局报案,称其员工潘敏为个人客户朱士亮所持55张加油卡实际充值1108630元,造成充值欠款746390元,目前已经有多张卡消费完毕,朱士亮有诈骗的嫌疑,已对其单位造成实际损失,申请立案调查。公安机关对朱士亮立案侦查终结后,移送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本院2011年3月23日作出(2011)沭刑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合同诈骗部分认定:“自2009年7月,被告人朱士亮多次到临沭石油公司第三加油站购买加油卡,打折低价转卖给临沭县医药公司冯亚林、朱苍乡政府李焕宝等人,获取购卡人信任后,随向购卡人预收购卡费用。同年九月底,被告人朱士亮谎称有55万元的转账支票及18.9万元的现金支票,骗取第三加油站职工潘敏为其加油卡充值74.6390万元,随即将加油卡低价转卖给冯亚林等人。案发后,潘敏将朱士亮放在潘敏处的银行卡中的6千元抵顶油款,后石油公司第三加油站将价值74.039万元的加油卡冻结作废。”2009年10月1日后,原告无法使用所持有的加油卡。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继续履行加油义务,解除加油卡密码,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被告称原告所诉的加油卡是由公安机关查封的,被告只是履行协助执行的义务,如果公安机关解封,原告可以继续加油;同时以朱士亮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直接的利害关系为由申请追加朱士亮为本案的第三人。
本案争议的焦点之一,被告锁卡是否是协助配合公安机关的辅助行为。被告石化公司在2010年8月11日向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材料中明确自认系自行锁卡,临沭县公安局2009男10月16日出具的证明中并没有要求被告封锁原告加油卡的相关内容,已经生效的(2011)沭刑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石油公司第三加油站将价值74.039万元的加油卡冻结作废,足以证明被告系自行锁卡,与公安机关无关。之二,原告所诉加油卡被告是否有加油服务的义务。石化公司加油卡是石化公司发行的行业专用卡,可在石化公司所属的加油卡联网加油站加油,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局限性的充当一般等价物,代行的是货币的购买、支付功能,持有加油卡即对该卡享有物权。原告有权按照加油卡章程的规定在被告所属加油卡联网加油站加油;被告则负有按照章程规定随时提供加油服务的义务。且被告庭审时自认如果公安机关对该加油卡解封可以继续提供服务。原被告双方根据自己的主张各自向法庭提交了相应的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当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权的,参照前两款规定”。
石化公司所发行出售的加油卡是一种特殊的物,是动产,根据物权法关于动产的所有权转移规定,自交付时起即转移。石化公司将加油卡交付给朱士亮后所有权即转移给朱士亮,朱士亮将加油卡又转让给原告等人后所有权已转移至原告,因此石化公司在明知朱士亮已转让的情况下将加油卡冻结作废行使不安抗辩权是错误的。原告以一定的对价取得该加油卡,在现行市场规则下,并不明显违背人们的常识性判断,原告受让该加油卡时是善意的。
原告所购买的加油卡全部是在朱士亮手中购买,被告主张的部分记名卡纯系朱士亮冒名办理,不具有记名加油卡的功能,被告部分加油卡款没有从朱士亮手中收取到,是被告自己管理失误,其损失转嫁由原告承担显失公平。被告辩称锁卡行为是协助公安机关的辅助行为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且被告自认如果公安机关对该加油卡解封可以继续服务,故被告将加油卡冻结作废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应当停止侵害,恢复原状,继续履行加油义务。本案审理的是被告有无向原告提供加油服务的义务,朱士亮与本案没有法律上直接的利害关系,被告申请追加朱士亮为本案的第三人理由不当,本院不予准许。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判决:被告中国石化山东临沂石油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原告高树军持有的被告发行出售的加油卡(卡号为:略)解封,按冻结前卡值为原告提供加油服务。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上诉称:1、被上诉人不属于善意第三人。通过朱士亮合同诈骗案的起诉书及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均证明被上诉人属于刑事案件的被害人,其相关损失救济途径应通过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或另行提起民事诉讼。2、一审判决上诉人有自认事实,实属错误。因自认是对案件事实的承认,不是对假设的承认,原审中如果公安机关对加油卡解封,上诉人提供加油服务就是一种假设,本案关键是朱士亮已因加油卡诈骗被定罪,所以不存在加油卡解封问题。因此一审的假设不能构成上诉人的自认。3、上诉人认为本案加油卡属债权凭证,应依据《合同法》审理,而一审法院确认定为“动产”并依据《物权法》判决上诉人履行加油义务是错误的。加油卡性质是预付款买卖成品油合同的凭证。由于本案所涉加油卡系合同诈骗被告人朱士亮通过犯罪行为骗取的赃物,故本案并非侵权纠纷,一审不顾前因后果,判决上诉人履行加油义务错误。被上诉人高树军答辩称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涉案加油卡本质属性问题。上诉人在上诉请求中主张涉案加油卡为债权凭证。根据已查明事实,本案涉案加油卡为不记名加油卡,持卡人转让该卡时无须通知发卡方,即受让人持卡消费时不需要另行告知发卡方后方可使用。根据债权转让应通知债务人的特征,本院认为本案涉案加油卡上述特征与债权凭证不符,故不应为债权凭证。同时,不记名加油卡还具备在中国石化加油卡联网便利店消费的功能,即可认定该部分加油卡除体现了权利人对加油卡项下成品油的法定所有外,还具备在一定范围内使用、流通并购买不特定商品的功能。其本质属性应为代币票券性质,即属于物权凭证范畴,原审将其确定为一种特殊的物亦无不当。故上诉人在二审庭审时主张的涉案加油卡系预付款买卖成品油合同的凭证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
关于朱士亮诈骗犯罪的受害人的确定问题。根据临沭县公安局沭公城里补侦安(2010)30号补充侦查报告书一项显示,系石油公司在被朱士亮诈骗后,私自将朱购买的加油卡冻结。同时,已生效的临沭县人民法院(2011)沭刑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亦认定,朱士亮在骗取上诉人74.6390万元加油卡后低价转卖,其犯罪行为既遂。本院还注意到,本案被上诉人等人购买朱士亮所转让的加油卡,非朱士亮伪造或者变造,其卡内金额亦真实存在,若非上诉人的锁卡行为,其加油卡项下权利完全可以实现。综上,可以确定被上诉人等人并非朱士亮诈骗行为的受害人,上诉人应为朱士亮诈骗行为的受害人,上诉人的相应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涉案加油卡是否为被上诉人等人善意取得问题。依现有证据,可以确定被上诉人等人取得相应加油卡,虽未按全额支付对价,但均已支付加油卡显示金额的八成以上款项,结合被上诉人等人均一次性购买数额较大的加油卡的事实,原审认定被上诉人等人的受让行为为善意正确。且上诉人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持有的涉案加油卡系恶意取得,本院对被上诉人系善意取得涉案加油卡予以确认。综上,上诉人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作者观点
一二审法院支持肯定了作者的代理意见,该判决结果无疑是正确的。围绕着加油卡所产生的争议,在一定程度上得以解决。该判决既具有积极的法律效果,也具有积极的社会效果。本案的关键是一二审法院所总结的几个焦点,第一,加油卡作为当今消费者频繁使用的购物卡中的一种,其法律性质如何,是债权凭证还是物权凭证?第二,朱士亮诈骗案件受害人到底是原告高树军还是被告石化公司,它将直接决定着原告高树军向谁主张权利,权利是否能够得到保护?第三,被告锁卡行为是否是协助公安机关的辅助行为,是司法行为,还是被告的侵权行为?第四,原告高树军是否对涉案加油卡构成善意取得?作者结合自己办理一二审案件的情况,谈谈自己的观点。
一、加油卡的法律性质
加油卡是购物卡的一种,是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范围内,局限性地充当一般等价物,代行的是货币的购买、支付职能,是新型的电子支付手段和信用方式。因此,可以说加油卡卡是附时间空间条件的,功能不全的电子“货币”,是一种物,持有加油卡卡即对该卡享有物权,因为它是用货币购买的。二审法院在综合分析加油卡的特点后将其界定为“代币票券性质”更加贴近加油卡的本质属性。其实,加油卡、购物卡,从其本质属性、法律属性上来看,应当属于广义的有价证券,是有价证券的一种。该加油卡、购物卡不仅记载一定的权利,其本身就代表一定的权利。在证券上存有两种权利:一种是持有证券的人对构成证券的物质的所有权,即证券所有权,另一种是构成证券的内容的权利,即证券权利。证券所有权是一种物权,具有一切物权共有的特点。同时它还具有有价证券自己的特点。从上述对加油卡的法律性质分析,加油卡作为一种特殊的物,原告对其享有完全的物权,原告有权按照中石化加油卡章程的规定,随时随地在被告所属加油卡联网加油站加油。被告则负有按照章程规定随时提供加油的义务。被告通过一定的方式将加油卡流转到社会上后,因物权已经发生转移,所以被告不得以任何方式对不记名加油卡的不特定用户采取任何限制措施,以妨碍加油卡的正常使用。否则,被告的行为即是一种侵权行为。
二、朱士亮合同诈骗案件的受害人是被告石化公司,而不是原告高树军
其一,(2011)沭刑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第6页——7页,认定合同诈骗罪的数额74.039万元是朱士亮欠加油站的加油卡款,判决书表述的是:“被告朱士亮谎称有55万元的……,骗取……潘敏为其加油卡充值74.6390万元,随即将加油卡低价转卖给冯亚林等人”。这一表述含有两层法律关系,其一,潘敏作为石油公司职工在工作期间因工作行为被骗,明显属石油公司被骗,石油公司是受害人;其二,朱士亮低价转卖行为又与冯亚林及本案原告等人构成了一个民事买卖法律关系,而冯亚林及本案原告等人不是受害人,因为冯亚林等人支付货款获取了相应对价的加油卡。判决书并没有认定冯亚林及原告等人支付了货款后,朱没有给加油卡,而将原告等人支付的货款数额作为诈骗数额。其二,临沭公安局补充侦查报告书:第一、五两条表述清晰,朱士亮的骗取对象是石油公司,而不是原告等人。其三,被告石化公司职工潘敏在刑事案件卷宗中的报案笔录(询问笔录)及朱士亮供述,均证明系朱士亮诈骗了被告石化公司的加油卡款。其四,石化公司所发行出售的加油卡是一种特殊的物,是动产,根据物权法关于动产的所有权转移规定,自交付时起即转移,因此,石化公司将加油卡交付给朱士亮后所有权即转移给朱士亮。朱士亮欠石化公司油卡款只是双方之间的一种债权债务关系。朱士亮将加油卡又转售给原告等人后所有权又一次发生了转移,已转移至原告。因此石化公司在明知朱士亮已转让的情况下将加油卡作废行使不安抗辩权是错误的,不符合物权法及最高院最高检关于办理诈骗案件的相关规定。
从以上证据可以清晰的看出,被告石化公司是案外人朱士亮合同诈骗案件的受害人,而原告不是 。被告石化公司的损失应当由司法机关通过刑事追诉手段向犯罪分子朱士亮追偿,而不应当依法锁死原告享有合法所有权的加油卡。
三、涉案加油卡系被告所锁死。被告辩称锁卡行为是协助公安机关的辅助行为不能成立。被告锁卡、将卡作废行为是一种侵权行为,应停止侵害,恢复原状,继续履行加油义务。
其一,被告在庭审中所提交的临沭县公安局锁卡证明明显不能成立。本案所涉及的加油卡不是朱士亮涉案合同诈骗案件的赃物,且已由原告善意取得,公安机关无权冻结查封;其二,刑事案件卷宗材料中没有临沭县公安局查封手续;其三,被告石化公司在2010年8月11日出具的证明材料中明确自认,该加油卡是其所冻结、锁死;其四,(2011)沭刑初字第14号刑事判决书第7页第二——三行“后石油公司第三加油站将价值74.039万元的加油卡冻结作废”,已经做出认定,锁卡行为是被告石化公司所为。该判决现已经生效,可以作为证据直接使用。
四、原告对该加油卡的取得属善意取得。已完全取得了该加油卡的所有权。其取得所有权的方式完全符合物权法第106条善意取得的相关规定。
其一,原告受让该加油卡时是善意的。表现为:(1)原告与朱士亮双方加油卡交易有较长的时间,较多的次数,双方已经建立起信任;(2)交易过程均在被告第三加油站内,且每张卡都逐一核查数额,(3)在交易的过程中被告第三加油站都主动配合,协助朱士亮,从未提过异议,本案所涉加油卡就是每张逐一在加油站核查后才转让的,均系无记名加油卡。被告主张其中有部分属记名加油卡与其提交的证据不符,相互矛盾。原告所购买的加油卡全部是在朱士亮手中购买的不记名卡,被告主张的部分记名卡纯系冒名办理的,不具有记名加油卡的功能。(4)在加油卡转让时,朱士亮未涉嫌犯罪被立案。因此原告在受让该加油卡时是善意的;其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原告支付了对价,该对价是石油公司认可的(这从朱士亮卖卡,石油公司支付返利可以看出)。原告在买卡前已将款项交付朱士亮,朱士亮在刑事案件供述中是认可的,刑事案件判决书也已确认原告预交了购卡款。其三,加油卡已经交付给原告,且原告在最初的几天里,能正常使用该加油卡。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动产的所有权:(一)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动产时是善意的;(二)以合理的价格转让;(三)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当事人善意取得其他物权的,参照前两款规定”。同时,依据最高院、最高检《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1第7号)第十条第二款的规定“他人善意取得诈骗财物的,不予追缴”。
从上述事实及法律规定可以充分看出,原告已经善意取得该加油卡的所有权。被告无权冻结或者对该卡采取任何限制措施。
备案/许可编号:鲁ICP备:1656638993   山东衡正源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