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山东衡正源律师事务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衡正源内刊 所在位置:首页> > 法律学堂 > 衡正源内刊 >

缔约过失责任的构成和赔偿

发布时间:2015-01-27 15:18:15    发布者:admin

卢润松
缔约过失责任是指当事人在订立合同过程中,因过错违反依诚实信用原则所负的先合同义务,导致合同不成立,或者合同虽然成立,但不符合法定的生效条件而被确认无效、被变更或被撤销,从而给相对方造成信赖利益损失时所应承担的一种民事责任。古代罗马法曾确认买卖诉权制度以保护信赖利益的损失,并已出现了一方在缔约过程中应当对另一方负有谨慎注意义务的观点,但罗马法并没有形成缔约过失责任的完整制度。1861年,德国著名法学家耶林认为:“当事人因自己的过失致使契约不成立者,对信其契约为有效成立的相对人,应赔偿基于此信赖而产生的损害。”《德国民法典》虽未完全接受缔约过失责任理论,但在法典的许多条文中因受耶林理论的影响而作出了对受害人的信赖利益的保护规定。立法上将缔约过失责任作为一般原则加以规定的是1940年的《希腊民法典》,1942年的《意大利民法典》、1964年的《苏俄民法典》以及瑞士、法国、我国台湾地区的判例和学说也都先后接受了缔约过失责任理论。我国法律关于缔约过失责任的规定,首见于《涉外经济合同》第11条之规定,随后《经济合同法》第16条、《民法通则》第61条从本质上体现了缔约过失责任的内涵。而我国1999年3月15日公布的《合同法》第42条、第43条及第58条,明确确立了缔约过失责任制度。
  一、缔约过失责任的构成要件
  缔约过失责任的构成要件,是指借此推定缔结过失责任成立与否的法律依据。笔者认为,缔约过失责任的构成应当具备以下几个要件:
   (一)缔约过失责任发生在合同订立阶段 。
  缔约过失责任发生在合同订立过程中,只有在合同尚未成立,或者虽然成立,但因为不符合法定的生效要件而被确认为无效或被撤销时,有过错的缔约方才应当因造成相对方信赖利益的损害而承担缔约过失责任。如果合同成立并生效,双方互负权利义务,一方未履行义务而给对方造成损失,应追究违约责任,而非缔约上过失责任。在此,有两个问题应予明确:其一为如何界定缔约双方因缔约磋商而建立具有特殊联系的信赖关系;其二为缔约阶段系至合同成立时还是至合同生效时止。
    1、关于如何界定缔约双方因缔约磋商而建立具有特殊联系的信赖关系,笔者认为:缔约双方的信赖关系因具体的予信行为而产生。缔约过失责任虽然发生在合同缔结阶段,但当事人之间显然已经具有某种缔约上的联系。换言之,为缔结合同,一方实施了某种具有法律意义的行为(如发出要约或要约邀请),并受该行为的约束,而另一方对此行为将产生合同能够成立的合理信赖。一方所实施某种具有法律意义的行为可以被简约地概括为“予信行为”,它是指因为一方当事人针对另一方当事人作出的某种将导致该相对人产生合理的信赖的行为。例如,向他人作出基本同意订立合同的表示,就可能导致他人产生合同将会成立的合理预期,进而开始为履行合同做准备,并拒绝其他缔约机会。法律之所以要求当事人对其缔约阶段的过错承担责任,原因在于一方当事人的予信行为导致相对人产生合理信赖,影响相对人作出判断,进而改变相对人的利益状态。为保护相对人合理的信赖利益,法律对实施予信行为的当事人课以依诚信原则所产生之先合同义务,当事人若违反先合同义务就要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2、关于缔约阶段系至合同成立时还是至合同生效时止,笔者认为:缔约阶段系至合同生效时止。合同成立与生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虽然通常情况下合同成立与生效在时间上是一致的,但特殊情况下成立但未生效的合同亦不鲜见。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合同自依法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时才生效;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附有生效条件或期限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或期限届至时才生效;当事人之间约定合同采取特定形式或履行特定手续时生效的,合同自采取特定形式或履行特定手续时才生效。缔约当事人进行接触、磋商并订立合同的目的在于将来合同的实际履行,以实现双方的预期利益。倘若合同成立而不生效,则合同不会被履行,双方的合同目的也无从实现。故从当事人订立合同的目的考察缔约过程的时间界限,也不难得出结论,缔约阶段应当从双方建立合理的信赖关系时起至合同生效时止。
  (二)缔约当事人违反先合同义务 。
民事责任是民事主体违反合同义务或法定民事义务而应承担的法律后果。缔约过失责任作为一种责任形态存在,必须以先合同义务的存在及违反作为前提。先合同义务系指:法律为保护缔约人的信赖利益而规定的自缔约人双方为签订合同而相互接触磋商开始至合同有效成立止,依据诚实信用原则逐渐产生的注意义务。从先合同义务的定义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其一,先合同义务是一种法定的义务,先合同义务的效力源于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无须当事人事先约定,也不允许当事人约定排除。其二,先合同义务以诚实信用为基础,是缔约人为合同有效成立而实现预期利益之目的过程中理应履行的义务。其三,若合同的成立时间与生效时间相同,则先合同义务存在于合同成立时之前;若合同的成立时间与生效时间不一致,则先合同义务存在于合同生效时之前。其四、先合同义务不是给付义务,先合同义务与合同义务的重大区别之一在于它不以给付为内容,这是因为先契约义务是合同成立之前缔约方所负的义务,而给付义务是合同之债的核心内容。
  先合同义务以诚信原则为基础,具体包括:(1)使用方法告知义务。这主要是指产品制造人应其在产品上附贴使用说明书,或向买受人告知标的物的使用方法。如果商品在使用中可能发生危险,应当在说明书中或由出卖人向消费者作明确说明。(2)瑕疵告知义务。缔约一方应将标的物的瑕疵告知对方,不得故意隐瞒产品的瑕疵。(3)合同缔结前重要事情的告知义务。如如实告知财产状况、履约能力等情况。(4)协作、照顾和通知的义务。在缔结合同中,应尽力考虑对方利益,尽力为对方提供便利,不得滥用经济上的优势地位胁迫对方,或利用对方的无经验或急迫需要而取得不当利益,因不可归责于债务人的事由造成给付不能时,债务人应及时通知债权人,以免债权人遭受意外损失。(5)不得欺诈对方。(6)保守商业秘密的业务。当事人在缔结合同的过程中,对其知悉的一些商业秘密,承担以下义务:一是不得泄露。即不能将所知悉的对方当事人的商业秘密公开,为他人所知。二是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使用。
  (三)造成缔约相对方信赖利益的损失。
  民事责任一般以损害事实的存在为成立条件,缔约过失责任也不例外,只有缔约一方违反先合同义务造成相对人损害时,才能产生缔约过失责任。损害是指财产或其他法益所受之不利益,通常有固有利益、履行利益、信赖利益的区别。固有利益又称维持利益,它是缔约一方享有的不受缔约他方和其他人侵害的人身权益和现有财产。履行利益是谓法律行为有效成立,债权人就其获得债务履行所存之利益,亦称为积极行为上之利益或积极契约上之利益。信赖利益,即信无效之法律行为为有效所受之损害,亦称为消极行为上之利益或消极契约上之利益。缔约过失责任中所说的信赖利益,就是指因一方基于其对另一方将与其订立合同的合理信赖所产生的利益;信赖利益的损失,是指因另一方的缔约过失行为而使合同不成立并生效,导致信赖方所支付的各种费用和其他损失不能得到弥补。这些损失必须是在可以客观预见的范围内,必须是基于信赖利益而产生的损失。尤其应当指出,受到法律所保护的信赖利益,必须是基于合理的信赖而产生的利益,此种合理的信赖意味着,当事人虽处于缔约阶段,但因一方的予信行为已使另一方足以相信合同能够成立并生效,而另一方的缔约过失破坏了缔约关系,使信赖方的利益丧失。如果从一方的予信行为不能对合同能够成立并生效产生合理的信赖,即使一方支付了大量的费用而造成了损失,也不能视为信赖利益的损失。此外,如果仅有一方的过错行为,而无对方受有损失的事实,则无所谓赔偿,亦不能产生缔约过失责任。
  (四)违反先合同义务与信赖利益的损失之间有因果关系。
  所谓因果关系,是指各个客观现象之间的内在的、合乎规律的联系。引起某种现象产生的现象是原因,被引起的现象是结果。缔约过失责任的因果关系应适用民法关于一般因果关系的认定。只有行为人违反先合同义务的行为与缔约相对人信赖利益的损失之间有内在的联系,行为人才要承担缔约过错责任。如果行为人违反先合同的行为与缔约相对人的信赖利益的损失之间没有这种因果关系,即使缔约相对人遭受了信赖利益的损失,行为人也不承担缔约过失责任。
  二、缔约过失责任的赔偿范围
  我国《民法通则》第61条第1款、《合同法》第42条、第43条、第58条均规定缔约过失行为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对缔约过失责任的赔偿范围却没有具体规定。理论界及司法界在这方面颇有争议,本文试对以下问题予以探讨:
  (一)缔约过失责任赔偿的利益范畴。
  如前文所述,损失有履行利益、信赖利益、固有利益之区别。缔约过失责任赔偿的利益范畴包括信赖利益当无异议,但对履行利益、固有利益应否赔偿尚有争议。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学者王泽鉴认为,“若因违反保护义务,侵害相对人的身体健康或所有权,而此种情形亦可认为得构成契约上过失责任时,则加害人所应赔偿的,系被害人于其健康或所有权所受一切损害,即所谓维持利益,而此可能远逾履行契约所生的利益,从而不发生以履行利益为限界的问题。若加害人所违反者,系信赖义务,例如未适当阐明或者告知致他方支出无益费用时,加害人所应赔偿的,亦也不以履行利益为限度。”即缔约过错方应当赔偿固有利益,且不以履行利益为限。笔者对此不敢苟同,缔约过失责任赔偿的利益范畴应仅限于信赖利益,理由为:固有利益是缔约一方享有的不受缔约他方和其他人侵害的人身权利和现有财产,系绝对权利之范畴,受侵权行为法保护,属于侵权责任的赔偿范围;履行利益是指合同债务人完全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所能得到的利益,与生效合同的履行有关,属于违约责任的赔偿范围。
  (二)信赖利益损失的具体内容。
  缔约过失责任的赔偿范围仅为信赖利益的损失,包括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直接损失是指因为信赖合同成立和生效所支出的各种费用。司法实践中,对缔约过失的直接损失一致地认为包括以下几个方面:1、订立合同所支出的费用,如交通费、通讯费、餐饮住宿费、文印费用,赴订约地或察看标的物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2、准备履约和实际履行所支付的费用,如为运送标的物或受领对方给付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信赖合同成立而购买房屋、机器设备或雇工支付的费用;3、因缔约过失导致合同无效、被变更或被撤销所造成的实际损失;4、上述费用的利息。所谓间接损失,是指如果缔约一方能够获得各种机会,而在因另一方的过错导致合同不能成立的情况下,使这些机会丧失。主要包括:1、因信赖合同有效成立而放弃的获利机会损失,亦即丧失与第三人签订合同机会所蒙受的损失;2、利润损失,即无过错方在现有条件下从事正常经营活动所获得的利润损失;3、其他可得利益损失。
  上述赔偿范围中争议较大的是间接损失,该部分难以确定,且实践中分歧较大。笔者认为,丧失订约机会必须严格把握,只有具备下列条件始可认定:1、受害人与第三人之间曾存在订约机会;2、受害人与第三人丧失订约机会系由一方违反先合同义务造成;3、丧失订约机会的丧失必须是基于对违反先合同义务人的缔约行为的信赖而产生的。
  (三)信赖利益赔偿的最高界限。
  《合同法》第113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此条虽然是关于违约赔偿责任的规定,但存在于其中的精神也能够适用于对缔约过失责任赔偿范围的确定。对于缔约一方来说,要求其对缔约相对方的信赖利益进行保护只有在其能合理预见的范围之内才有意义,因为超出了合理预见范围之外的损失很难说是由于缔约过失方的过错引起的,因为其根本就预见不到,无法作为。所以,笔者认为合理预见原则在缔约过失损害赔偿中理应适用,即有过错的一方所赔偿的信赖利益不应超过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所能预见到的因合同不成立、无效或者被变更、被撤销可能造成的损失。
此外,信赖利益的损害赔偿亦应以履行利益为限,即也不得超过合同成立生效后的履行利益。《德国民法典》第307条第1款规定:在订立以不能给付为标的的合同时,明知或可知其给付为不能的一方当事人,对因相信合同有效而受损害的另一方当事人负损害赔偿义务,但赔偿额不得超过另一方当事人在合同有效时享有的利益的金额。在一般情况下,基于信赖利益的赔偿,不可能达到合同成立生效时的履行利益的范围,但以此来限定信赖利益的赔偿范围,仍然是必要的。因为信赖利益不得超过履行利益乃是一项基本原则。
备案/许可编号:鲁ICP备:1656638993   山东衡正源律师事务所